三岁小水稻

微博:长江三角包邮水稻

啊啊啊啊啊啊啊,求这张图的另一张,(* ⁰̷̴͈꒨⁰̷̴͈)=͟͟͞͞➳❤

说过别人不好就是不好,装什么友好主义,恶心

【达鑫、祺泽】Double D(ABO)25

YourCat_猫小爷:

【写在文前面的话】




       买转的都去死!!!!




-前章回顾-




       丁程鑫柔一边轻抚着陈玺达的后背,一边柔声安慰道。陈玺达将自己的脸埋在丁程鑫的颈窝,呼吸着丁程鑫身上好闻的橙子巧克力的味道,这个以前一直都是陈玺达的镇定剂的味道,这一次似乎失去了作用,陈玺达还是完全没有平静下来,只是因为他在醒来之前,听到了达的一句话,那句话一直萦绕在陈玺达的耳边,久久不能散去。


 


       达说:


 


       “玺达,对不起...”






【25达的心思】


 


       陈玺达这一天都魂不守舍的,不知道为什么,陈玺达觉得这次达约他见面的事情怪怪的,特别是最后那句话,先不说对不起什么,他知道达的存在这十几年来,达一直都是叫他“小子”,而这一次,达竟然喊他“玺达”,这让陈玺达格外的不安,看着一旁皱着眉头盯着电脑屏幕上闪动的代码的丁程鑫,陈玺达真的很想问他们到底在计划着什么,别说丁程鑫,敖子逸和马嘉祺,李天泽,连陶桃也有事情瞒着自己,这让陈玺达不禁有些烦躁。


 


       也不是不相信他们,陈玺达知道这些人是绝对不会做出对自己不利的事情的,但是就是在这样的一个节骨眼上,他对于他们计划的事情仍然一无所知,本来以为昨晚达会和他说些什么,结果,却得到了那样的回答。


 


       “对不起”这三个字,出现在陈玺达问他是不是会保护他们的问题之后,真的让陈玺达十分的不安。虽然知道达这人就是这样的性格,但是最起码在昨晚之前,达都没有做出任何伤害他身边人的事情,不管是对敖子逸,对当初突然出现的李天泽,还是对他一直充满敌意的马嘉祺,陈玺达想过达的无数回答,唯独没有想到会是这三个字...


 


       丁程鑫看着快速闪动的代码眼睛都花了,他知道陈玺达也是能看懂的,所以特意使用了他自己发明的代码来隐藏信息,这其实是这几天赵言的出入账明细,大脑要转换信息,还要进行高速的运算,高度的精神集中让丁程鑫有些吃不消,揉了揉睛明穴准备稍微休息一下的丁程鑫刚转过头,就看见了坐在沙发上一脸凝重的陈玺达。


 


       今天早上的突然惊醒之后虽然陈玺达和他说没事,但是丁程鑫能很明显感觉到陈玺达的不安,


 


       「应该是今早的梦吧....」


 


       丁程鑫这样想着,虽然他有问陈玺达究竟梦到了什么,但是陈玺达一直用各种借口搪塞了过去,不过直觉告诉丁程鑫,这件事估计和他们这几天的计划有关,陈玺达那么聪明,而且这些都是他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人,他肯定知道他们有事情瞒着自己,只是出于对他们的信任,陈玺达什么都没问,这一点让丁程鑫很是放心。


 


       看着交易的日子越来越近,对于陈玺达的这种信任,丁程鑫更加急切的需要想到一个万全的计划来告诉陈玺达那是个圈套,丁程鑫起身,走到陈玺达面前,可是陈玺达似乎想的太出神了,完全没有注意丁程鑫的靠近,这是丁程鑫认识陈玺达以来第一次没有察觉他的动向,这让丁程鑫更加的担心。


 


       丁程鑫站在那,看了陈玺达很久,但是陈玺达真的一点都没有发现丁程鑫的视线,继续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之中,丁程鑫叹了一口气,横跨坐在陈玺达的腿上,双手环着陈玺达的脖子,面对面的看着陈玺达的眼睛。


 


       陈玺达看了看怀里的人儿,将心里的事情收了起来,微笑着亲了亲丁程鑫的额头。


 


       “想什么呢?我站你面前好几分钟了都没有发现,以前你从来不会这样的...”


 


       丁程鑫的语气听起来是在埋怨,但是更多的却是透露着担心,陈玺达又哪能听不出来呢,伸出手,一把环住丁程鑫的腰,将脸埋在丁程鑫的胸前。


 


       “没事,做了个噩梦,没有休息好...”


 


       “那要不..你再去睡会?”


 


       丁程鑫说,顺了顺陈玺达毛茸茸的脑袋,陈玺达摇了摇头,说道:


 


       “没事,让我抱会就好了...”


 


       丁程鑫听完,也不说话,手轻柔的抚摸着陈玺达的后脑勺,两个人就维持着这样的姿势,丁程鑫看着陈玺达这个样子,纠结着要不要将事情的真相告诉陈玺达,纠结了许久,丁程鑫终于鼓起勇气,对陈玺达说:


 


       “玺达...其实...你母亲当年的意外另有隐情!其实....”


 


       “怎么?你终于还是忍不住要和陈玺达说了吗?”


 


       突然!怀中的人冷不丁的冒出了这么一句话,就在话音落下的一瞬间,铁锈的味道瞬间充实了整个房间,丁程鑫吓得赶紧想要逃离,没想到却被那人环在腰间的手死死的监禁在了原地,丁程鑫一顿挣扎,可是达环的好紧,根本就挣扎不开。


 


       丁程鑫有些生气的吼道:


 


       “达!你!!放开!”


 


       丁程鑫感觉到环着自己的手颤抖了一下,一阵之后,达才缓缓开口:


 


       “怎么了?反应那么大?都是一样的身体,果然不是陈玺达就不行了吗?”


 


       达说完,抬起头看着丁程鑫,丁程鑫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他似乎觉得


 


       ——达的眼神中,透露着一丝的忧伤。


 


       丁程鑫想仔细再去确认下达眼中的那份感情,环在腰间的手一松,丁程鑫立马本能的站了起来,连退了好几步,直到和达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才停了下来。


 


       达看着丁程鑫这一连串的动作,自嘲了笑了笑,


 


       “不用躲那么远,我要是想吃了你,刚才就不会放手了...”


 


       丁程鑫被说的有些尴尬,刚才那一连串的动作根本就不受大脑的控制,完全就是身体本能的反应,丁程鑫的脸一红,有些不知所措的说:


 


       “你...你怎么出来了?”


 


       “怎么?不想看到我?”


 


       达将双手搭在膝盖上,低着头,看不到表情。


 


       “不...不是...”


 


       “丁程鑫,你刚才是不是打算把事情告诉陈玺达?”


 


       达没有给丁程鑫解释的机会,直接问道。


 


       “嗯...是...是这么打算的...”


 


       “丁程鑫,如果,以后的某一天,陈玺达遇到了他应付不过来的事情,而我...也没有出来救他...你...会恨我吗?”


 


       “什么?”


 


       “我说,如果哪天,我不想救陈玺达了,你...会恨我吗?”


 


       达没有抬头,脸几乎都埋在了自己的手臂之中,声音很低,却刚好能让丁程鑫听得见。空气似乎在一瞬间凝固了,丁程鑫看着达,脑子里一片混乱。眼前的人让丁程鑫觉得好陌生,虽然知道达并没有一定要救谁的义务,但是这话从达的嘴里说出来,而且获救的那一方还是自己最在乎的人,“不会”这两个字丁程鑫真的是怎么也说不出口。


 


       两人就这样沉默不语,许久之后,达觉得丁程鑫应该是对自己失望了,无声的自嘲笑了笑,刚准备开口,突然听见了丁程鑫坚定的语气缓缓说道:


 


       “那么,就换我去保护他吧!”


 


       达以为自己幻听了,抬起头,却对上了丁程鑫坚毅的眼神,一时间,达有些晃神…


 


       丁程鑫以为达没有听清楚他的话,提高了声音继续说道:


 


       “哪怕是付出我的生命,我也会保护他的!”


 


       “你…就那么喜欢陈玺达吗?”


 


       丁程鑫一愣,这个问题丁程鑫自己都没有想过。喜欢吗?答案的肯定的,但是喜欢到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吗?丁程鑫有些犹豫…因为从小就失去了父母,寄人篱下,虽然姑姑姑父对他也很好,但是“家”这个概念在丁程鑫的心里,似乎都只停留在字面上解释的那一个层面,精神上?根本就不存在的吧…


 


       但是自从认识了陈玺达,丁程鑫发现,似乎一直对什么都和和气气,彬彬有礼的自己,那个从来不会让自己给别人造成麻烦,事事谨慎的自己,开始会生气,会伤心,会无理取闹,会恶作剧,会开心的笑,会


 


       ——害怕失去….


 


       丁程鑫回想起陈玺达消失的那段日子,一样的事情丁程鑫绝对不会让他再发生第二次!所以,就算是搭上自己的性命,他也不会让陈玺达陷入危险之中,绝对不会!


 


       “对!我喜欢他!我不能再失去他一次!”


 


       丁程鑫说的坚决,这话在达的耳朵里似乎有些刺耳,每一个字都如同一把刀子一下一下的划在达的心上…


 


       达笑了,笑的有些绝望,他站起来,走到丁程鑫面前,什么也没说,一把捏住丁程鑫的下巴,霸道的吻上了丁程鑫的双唇,丁程鑫一惊,大脑迅速做出了反应,挣开了达的禁锢,与此同时,一个拳头结结实实的打在了达的脸上。


 


       达被惯性推的向后连退了好几步,嘴角一阵酥麻的刺痛,似乎还混合着点腥甜,达伸出舌头舔了舔嘴角,丁程鑫下手真狠啊…


 


       “你在做什么?!”


 


       丁程鑫吼叫着,快速拿手背擦拭着自己的双唇,虽然是一样的身体,但是面对那双墨瞳,丁程鑫就是忍受不了,力度越来越大,直到将双唇擦的红肿酥麻也没有停下来。达看着,自嘲的一笑,语气中带着无奈的绝望。


 


       “你就那么讨厌我吗?”


 


       丁程鑫一愣,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看着达,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明明是一样的身体,一样的长相,我就不行么?就因为…我比他出现的晚吗?”


 


       “我…”


 


       “救你出来的…是我啊…”


 


       达说完这句话,突然身体开始无意识的往下坠,丁程鑫急忙一个箭步冲了过去,一把架住了达下坠的身体,下一秒,空气中的铁锈散去,淡淡的薄荷尼古丁散发出来,陈玺达缓缓睁开眼睛,看见了抱着自己一脸担心的丁程鑫,刚想开口,扯到嘴角一阵刺痛,陈玺达伸出舌头舔到了一丝腥甜。


 


       “我这是怎么了?”


 


       陈玺达扶着丁程鑫站起来,有些摸不着头脑。


 


       「玺达他…完全没有感觉达的出现吗?」


 


       丁程鑫心想,随便编了个他突然晕倒磕到了嘴角的借口糊弄了过去,陈玺达虽然一肚子疑问,但是一时间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思索了一阵,还是将到了嘴边的问题咽了下去。晚饭两人吃的各怀心事,丁程鑫更是一脸阴霾,最近达频繁在玺达没有任何意识的情况下出现,这并不是一个好现象,所以丁程鑫一吃完饭就找了个借口,奔向马嘉祺和李天泽的住处。


 


       开门的是马嘉祺,马嘉祺觉得很奇怪,丁程鑫可是第一次独自跑到他们的住处,不过看丁程鑫气喘吁吁的样子,应该是有什么急事,立马将丁程鑫迎了进来。李天泽闻声寻来,丁程鑫一看见李天泽,急忙一把抓住李天泽的手臂。


 


       “天泽,达最近很奇怪!”


 


       听到达的名字,马嘉祺本能性的提高了警戒,脸色难看的像是要吃了谁一般,李天泽无奈的摇摇头,这个马嘉祺,只有在提到达的时候才会有这个反应。无视马嘉祺的臭脸,李天泽将丁程鑫带到了卧室,马嘉祺也想跟上去,却被李天泽拦在了门口。


 


       “泽儿…”


 


       马嘉祺撒娇道,


 


       “去去去,去给我买车厘子去,家里的吃完了。”


 


       “车厘子晚点我和你一起去买也可以啊,你就给我一起听吧,多一个人多一个主意嘛。”


 


       “你只会有馊主意。乖,来的是程鑫又不是达,没事的。”


 


       马嘉祺看着李天泽,叹了口气,伸出手轻抚李天泽的柔发,将自己的额头抵在李天泽的额前。


 


       “对不起,我还是太敏感了…”


 


       李天泽浅浅的一笑,声音轻柔到只能他和马嘉祺听到:


 


       “我知道…”


 


       虽然只有短短的三个字,却让马嘉祺瞬间安下心来,在黑手党摸爬滚打了那么多年的马嘉祺,让人永远都猜不出心思的“笑面虎”,无时无刻都在与人勾心斗角和机关算计,别看左右手这个位置很风光,那么年轻就坐上这个位置,想把他拉下来的人绝对不少,马嘉祺处处都需要小心谨慎,不让自己出现纰漏,因为任何把柄可能都会致命,这种如履薄冰的日子马嘉祺过的太久了….也就只有在李天泽的面前,马嘉祺才会有像一个“人”的一面,也就只有李天泽有这个本事,能让人人畏惧的“笑面虎”,变成一个活生生的“人”。


 


       在这一点上,李天泽觉得,他对于马嘉祺和丁程鑫对于陈玺达是一样的,虽然陈玺达比马嘉祺要稍微带点“人”气,但是毕竟都是一个环境里的,所以他很懂丁程鑫的心情。


 


       安抚好马嘉祺之后,李天泽坐到丁程鑫身边,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棒棒糖递给丁程鑫。


 


       “我这只有车厘子味的,橙子的上次被玺达全部都给搜刮完了。”


 


       “谢谢…”


 


       丁程鑫接过棒棒糖拿在手上,李天泽也不催促,静静的等着丁程鑫开口。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丁程鑫才缓缓说道:


 


       “最近达很奇怪,似乎…达的出现已经不受玺达的控制了…”


 


       李天泽眉头一紧,


 


       “什么状况?”


 


       丁程鑫将糖抓在手里,骨节有些发白,双手微微颤抖不安的抚摸着手中的棒棒糖,丁程鑫将这两次的事情经过和李天泽详细的说了下,整个事情复述下来,李天泽的脸已经煞白。


 


       沉默了许久,李天泽才一脸凝重的问:


 


       “程鑫,你知道达喜欢你吗?”


 


       丁程鑫知道,丁程鑫怎么可能不知道...就算丁程鑫再迟钝,经过今早上那一吻,要是他还不知道的话,那丁程鑫怕不是个傻子吧!


 


       丁程鑫缓缓点了点头,没说话。


 


       李天泽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长长的呼了出来,他似乎在利用这个呼吸的空隙在脑子里快速的组织着文字,但是想了很久,气都快呼完了李天泽也不知道该从哪开口好,许久之后,李天泽还是将脑子里的话全部推翻,决定直截了当的来。


 


       “你喜欢达么?”


 


       “怎么可能!!!”


 


       丁程鑫几乎是想都没想的就回答道。听完丁程鑫的回答,李天泽悬着的心似乎放了下来。


 


       “玺达和达的情况,怎么说,双重人格,特别是这种知道对方存在的情况,其实就是两个意念在一个身子里打架,直到意念强的那一方将意念弱的那一方打败,然后占据整个身子。但是玺达的情况比较特殊,达似乎对于占据这个身体并没有什么欲望,我以前和达聊过,问他对于这个身子是什么看法,”


 


       “他怎么说?!”


 


       对于丁程鑫的突然打断,李天泽并没有生气,丁程鑫突然发现自己的行为似乎不是那么的礼貌,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李天泽送去一个微笑,继续说道。


 


       “达说:‘这个身体是那个小子的,他搞不定我才会出来帮他搞定,对于这个身体,我还真没兴趣’。”


 


       看着丁程鑫一脸震惊的样子,李天泽继续说道:


 


       “达就像玺达的守护神一般,总是在玺达有危险的时候出现,达…其实也是个很温柔的人…


 


       “我知道…”


 


       丁程鑫喃喃道。


 


       “说真的,我认识达那么久,你说的状况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达他…”


 


       丁程鑫看着欲言又止的李天泽,许久之后,李天泽的声音才缓缓的传了过来,李天泽说:


 


       ——“之前的达,没有任何的感情,没有想要的东西,在他眼中,守护玺达就是他必须做的事情,但是现在,我觉得,达他…似乎拥有了想要拥有什么的欲望,而这个欲望…”


 


       李天泽盯着丁程鑫的眼睛,神态严肃的说出了两个字,


 


       ——“是你!”



人生第一车,献给了忆墨这对邪教了

第一次做,觉得自己超厉害

LOFTER娱乐主播:

小可爱来了~快来为他加油!

刘耀文后援会官博:

二十四节气里,他是夏至。
夏至时分,地球位于近日点,太阳直射北回归线,一如想成为发光点的小学生刘耀文一遍又一遍数着“1,2,3”,将专属于他一人光芒撒到了我们身边。
初识的坎坷,他是未经打磨的原石,怯怯又勇敢地出现在镜头前,即使守着一方边角,眼里的纯粹和渴望依然让人心动。他就像一颗不停自转的小小星球,努力再努力,进步再进步,让人情不自禁进入他的引力范围里,心甘情愿成为他的卫星。
我们今天看到的他的光芒,都是他熬过孤单无望的试训,淌过摩肩接踵的人流,隔着万亿光年的距离送达的。个中龃龉,其间艰难,我们在他的身上都不曾看到,他展现给我们的只有炽热和明朗,只有他和他的哥们即将踏入的星辰大海。
苦练铸就的节奏感,由生涩转自然的演技,不管镜头是否focus都在线的表情管理,可以说,认识刘耀文就是认识了惊喜。他有成年人都难以做到的自我管理的自觉,却还是一个每日与动画片脱不了干系的小学生,这些跳脱属性的碰撞就像宇宙诞生的初始——
“因为我想成为发光点啊。”

挑战时间:2018年1月24日-2018年2月08日
挑战目标:10000打CALL红心值
图片cr  @WolfCub_刘耀文个站

妈耶我flag怕是倒了……

我为皓夏/夏皓打call!